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敬业标兵
您的位置: 首页» 敬业标兵
用心灵守护女性美——徐红
 
时间:2017-04-10
作者单位:
作者:
       大家好,我是乳腺科主任徐红,此时站在这里心里有些忐忑,因为台下有很多专家和医生都比我优秀。既然组织上安排我发言,我也不好推辞了,现将任职以来带领科室发展的过程,向大家作以汇报,题目是《用心灵守护女性美》。
  第一,热血一腔,赤诚满怀,痴心一路不改。乳腺科,在早些年是个不被接受的偏科冷门,普遍为男专家,很多女患者因此望而却步。在作家的笔下,傲人的双峰是女性美的标志。但作为乳腺病人,因癌症而切除乳房,当美丽不再时,那是怎样的心痛。我暗暗下决心,一定要尽己所能,为女性美做一些努力。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难。最初缺乏经验,我把所有的休息时间利用起来,只要有空闲就往图书馆跑,只要看到相关书籍就借阅或购买,只要有最前沿的培训班就争取参加,没有特别的目的性,却真心想做一些事情。
  领导和同事们对我非常支持。一次全院大查房,院首长对我说:“乳腺是个有发展趋势的学科,从事这项工作能够真正体现以人为本,实现价值的升华。”院首长的话醍醐灌顶,鞭策的话语成了我前行的动力。我找到当时的科主任,主动要求一周三个半天出乳腺门诊。别人说我研究业务有些发痴,我不在乎。没有帮手,一个人出门诊,一下午只有三个病人,我也不气馁。有一个病人就好好看一个病人,有一个病例就好好研究一个病例,渐渐地每日门诊量从十几人增加到了几十人。2008年,院党委决定成立乳腺专科,由我担任科主任。那时候,我真的是热血赤诚,即使真的痴了,也觉得值了。
  第二,特色着眼,技术攻关,会当弱水三千。现代医学的发展向着移植、微创、生物医学工程迈进,乳腺科如何发展才有自己的特色,在大医院林立的首都立于不败之地,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如果说,之前的努力都属于情感自发行为的话,那么,乳腺科的正式成立,才是对我真正考验的开始。
传统的乳腺手术,哪有问题就在哪下刀,术后患者的病情减轻了,但美观上却大打折扣。我就从这方面着手,请来国内顶级专家联合手术,探索出了微创的新方法,不仅被同行们认可,还成了武警部队的特色医学。我有个信念,为了学科的生存和发展,一定要拿出一到两个同行不愿做或做不了的技术。为了女性美,这是责任,更是力量。我到各大医院观摩,考察他们的技术强项和弱势,积极参加各种学术会议,观察大家都在做什么。我发现,普遍的关注重点都在乳腺癌手术上,对大部分筛查的病人、预防的手术等,却没有更好的办法。特别是早期的乳腺癌病灶只有零点几公分,手术难做、不好穿刺、复发率高,虽然有仪器设备,但大家对此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太少。恰恰这一点对我们反倒是个机会。我了解到超声下什么样的组织和肿块接近后,到超市买回牛肉的瘦肉、猪肉的脂肪组织,放入橄榄、腌黄瓜条和新鲜的黄瓜条,模仿不同密度的肿块组织,模拟手术环境,带着全科同志苦练两个月,终于成功拿下了微创的核心手术技术。此后,我们还拿下浆细胞性乳腺炎的诊断及手术技巧,这个疾病很棘手,目前大多数医生不愿意做,我们已经走在了同行的前列。
现在,冲着技术来找我们看病的人越来越多,每天都能接到不少其他医院转过来的患者,还有很多口口相传的病人。不少来进修的医生回去后,凭着这项技术还当了科主任。对此,我很欣慰,却也遗憾。由于业务繁忙,一直静不下来好好总结,使得很多特色技术成了别人的专著和讲稿。不过,我也不后悔,医路艰难,会当弱水三千,付出了就不计较名利。
  第三,性命相托,责任相依,医者真情永远。朱自清对《绿》有这样的描述:“宛如一块温润的碧玉,只清清一色,但你却看不透它。”我一直希望,在熟知的朋友和患者眼中,我就像这样一块碧玉,温润又温暖。
这些年,我坚持每天至少两次查房,下班后组织全科病例讨论,平时晚上7点多才下班,手术日更晚。肺栓塞是非常凶险的术后并发症,这么多年科室遇到3个病例,都是下午查房及时发现和挽救的。虽然累一点,但很值得,下班很晚很疲惫,但心里特别踏实,唯一就是觉得对不住孩子。记得他三岁时,每天趴在窗台上望着医院等我回家,家人逗他:“看,妈妈回来了!”孩子说:“骗人,天都没黑,妈妈不可能回来!”偶尔我回去稍微早点,小家伙就会不停问我:“妈妈,你怎么了?心情不好吗?领导批评你了?身体不舒服吗?”我努力对所有人好,却对孩子歉疚。
  有位北京的患者,手术后跟我保持了十多年的联系。2011年北京下起罕见大雪的那天,我突然接到这位患者的电话,说自己不行了,家人都不在。她电话里的声音气若游丝,我的心一下子揪在了一起。那是晚上8点多,外面的大雪积了很深,我喊来妹妹开上车就往昌平赶,半路上一边叫救护车,一边听妹妹一个劲儿喊我疯子,说这么大的雪开车还要不要命了。两个多小时后,我们和救护车先后赶到,病人已经休克,我赶紧做紧急处理,急忙把患者抬上救护车。路上,我看着她的血压一点点往下掉,70/60、40/30,滴水成冰的晚上,我紧张得豆大的汗珠“啪啪”往下掉。我不断喊司机快点再快点,司机也是猛踩油门,全力加速。后来患者得救了,放松下来才发现,自己浑身被汗水浸透了。当时很多人以为我是患者的家人,其实怎么不是呢,患者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,我们就是患者最亲的家人。
  在如此抨击医患关系的当今社会,这样的真情让我倍加珍惜。有一段时间我生病了,手术后上班过早,下肢出现大片红肿,检查发现患上了丹毒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的双腿肿得穿不进裤子,必须住院输液,我却放不下病人,准时出现在门诊和手术台上。父母爱人心疼我,劝我休息养病,但我明白,作为医生,特别是一名军医,看病就是职责,岗位就是战位,所有的一切汇聚两个字:“无悔!”
  最后,我想说乳腺科能有今天的发展,我要感谢医院给我的平台,还要感激院领导和大家给我的鼓励,更要感恩团队的每名战友,用心灵和我共同守护女性的美丽。我还想说,台下的每一位医生都比我优秀,相信都会做得比我更好。因为只有大家好,我们医院的明天才更好!
copyright (c)2000-2017 中国武警总医院医学情报中心 京ICP备11046050号-4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477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:12377 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